点击获取VIP权限,可无限下载TXT,屏蔽全站广告

    傍晚时又下起雨,千梧醒来时还趴在客栈大堂的小木桌上,穿堂风扑面而过,将暑热一扫而空。淅沥沥的白躁雨声中,有另一个沙沙的声音在他身边耳旁响起。

    他扭过头,江沉正坐在他旁边写字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他揉了揉睡得发红的脸颊,坐起身说道:“写什么呢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江沉随手把纸折起来放进口袋,盖上钢笔笔帽,“你睡着了,我无事可做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呢?”千梧扭头看了眼楼上。

    江沉说,“他们刚才出发去陈家了,今晚应该有大事发生,大家不肯躺在床上等结果。”

    千梧打着哈欠叹了口气,“怪操心的。”

    江沉嗯了声,“毕竟性命攸关。”

    屈樱走之前在锅盖下留了两只酥皮的红豆饼,包在牛皮纸里。江沉撑着一把大黑伞,千梧走在伞下,咬着饼吃。

    “我进神经前就撑了把黑伞。”他嘶着热气说,“你说那把黑伞会不会是所谓的入口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是一起来的,入口应该是一个我们都接触过的东西。”江沉说道:“想想,那天在酒会上,我们接触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酒?”千梧说着挑眉,“我就觉得那天的酒有问题,喝得人头晕目眩。”

    江沉微妙停顿,“那是你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没喝?”千梧挑眉,“我看见那么多人举杯朝你去了。”

    江沉嗓音低沉,“没喝。那天我本来准备逮住你说几句话,哪有闲心和别人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喔。”千梧张了张嘴,“你把天聊死了。”

    他低头继续吃饼。

    余光里,江沉很不满地瞟着他,但他却装作浑然不觉。用牙齿撕开酥脆的饼皮,吞下一口甜糯的红豆沙。

    “屈樱手艺真不错。”他笑着说,“回头如果能一起从副本里出去,要让她做一桌大餐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身边的江沉没吭声,千梧一扭头,发现他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千梧问。

    江沉摇摇头,随手按上鼻梁,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很奇妙,她竟然是英的主厨。”

    千梧勾起唇角,“嗯,严格算起来,我们在神经外都算有交集。”

    两只红豆饼,千梧只吃完了一只半,剩

    下半只江沉咬几口就解决掉了。

    他们走到陈家时,雨刚好停歇,天色已大黑。街道空荡荡,江沉在陈家对面的巷口脚步稍顿,片刻后指着巷里说:“他们在这。”

    千梧什么动静都没听见,跟着江沉走进巷子深处。

    “千梧——”彭彭压低的气音从黑咕隆咚的深处传来。

    千梧加快脚步走近,问道:“见到炼狱子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巡街经过一次。”钟离冶语气如常,对着彭彭叹气,“没必要藏吧,我们又不是出来做坏事的。”

    屈樱也忍不住说道:“刚才他经过时不可能没发现的,人家压根懒得理咱们这些人,别给自己加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彭彭面露犹豫,瞟到千梧后立刻不忿道:“不许笑!”

    千梧敛起笑意,摆摆手,“抱歉,我以为天黑你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一阵晚风穿巷而过,带起一阵肃杀。

    千梧忽然低声道:“他就在这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彭彭立刻紧张,“炼狱子还是炼狱午?”

    千梧顿了顿,“都是。”

    可随后,街道上再次落于寂静,仿佛千梧感觉失灵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江沉无声地翻动着法典,借着一道火折的光,看着上面的小字。

    今天千梧睡着时,法典上又出现了一行新的字。

    【#2炼狱午是个
请记住收藏网址: www.19826.net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推荐新书

无限神经[无限]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19826文学只为原作者小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霄并收藏无限神经[无限]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