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获取VIP权限,可无限下载TXT,屏蔽全站广告

    “这镇上竟然有早报这种东西么。”钟离冶皱眉道。

    千梧无声一笑,“别和神经计较这些,认真你就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,刚那卖报小行家好像放门口一张报纸。”彭彭说着走过去把报拿了进来,瞟一眼后脸色更麻了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报纸,死亡特版。”他说着把那张纸往桌上一拍,“你们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泛黄的牛皮纸上,黑色的毛笔字墨迹未干。

    写报的人显然很不耐烦,毛笔笔锋劈叉,每个字都毛糙糙的,大小不一,上下窜行。

    昨夜到凌晨:暴雨。

    小镇新闻:魔鬼杀死五十人。

    具体名单:卖肉李大妈的情夫铁牛和铁牛的另一个情妇盼盼,癫痫多年不好的庞大爷和他的死对头白大夫,疯狂老乞丐平时最爱缩的屋檐下全家,又被留堂老考不好果然是废了的胖二……

    “我傻了都。”大兵看着密密麻麻的名单,“有没有个正经的讣告名单?”

    “这个镇上的人似乎都很了解彼此。”茄子有些担忧,“这样一推算,人应该不多。”

    千梧注视着那些天花乱坠的修饰,轻声道:“又或者,人来人死太快,他们需要一种夸张的搞笑的方式去记住。”

    众人安静了一瞬,小白推推眼镜:“背面好像还有字。”

    江沉把报纸翻过来,背面果然还有两行字。写得比前面庄重,虽然依旧丑陋歪七扭八,但至少墨迹均匀很多。

    推测昨晚死亡触发条件:暴雨沾衣。如果还有昨晚出门在外且目前健在的镇民,请小心。

    以及,如果死了,小镇也不会忘记你,祝你转世去一个没有监管者的镇子。

    落款是一颗心,抄报员零幺八。

    “暴——雨——沾——衣——”

    玩家们脸色像见了活鬼,人人发绿。

    彭彭忽然扭过头严肃地问钟离冶,“我们这种湿透了的不能算‘沾’衣了吧?”

    钟离冶有些爱怜地看着他,“算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能算。”彭彭从未如此严肃,眼眶一红,“妈呀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好了。”钟离冶哄着拍拍他的肩膀,“要死大家一起死,你这么可爱,神经不会这么快舍得。”

    江沉有

    些好笑地看着他俩,指尖在桌上敲了敲,思索着道:“任务牌上明明说每个鬼怪杀人的触发条件不一样,一夜死了五十个,暴雨沾衣很可能只是第一层条件,是死者必须共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喽,那只是监管者每天一变的圈死亡池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门口忽然传来一个打着哆嗦的苍老的声音。

    衣衫褴褛的老乞丐举着一个破碗,撑着木棍,站在客栈门口疯狂咳嗽,咳了一阵后眯着眼看向他们:“能给点儿吃的吗?之前投喂我的那户人家死绝了。妈的,他们死之前没买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兵严肃脸举起报纸,“你说的是疯狂老乞丐平时最爱缩的屋檐下全家?”

    “唔,原来他们叫我疯狂老乞丐。”老乞丐嘿嘿一笑,八颗牙少了六颗,“怪抬举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僵硬着,千梧提起桌上的茶壶,走到门口说道:“我们还没做早饭,先喝口水吧。”

    “中。”老头把碗一捧,千梧伸手接过破碗倒水。

    “你刚说的死亡池是什么意思?”他微笑着问。

    老乞丐哆哆嗦嗦地笑,“是我个人的观察喽。每天镇上死亡的人都有共同点,但每个人死亡的具体原因谁知道呢,昨天那个胖二明明是被逗着对陌生人扮了个鬼脸后被杀掉的,啧。”

    水满,千梧小心翼翼地端给他,他埋头咕咚咕咚像牲口一样狂
请记住收藏网址: www.19826.net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推荐新书

无限神经[无限]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19826文学只为原作者小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霄并收藏无限神经[无限]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