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获取VIP权限,可无限下载TXT,屏蔽全站广告

    千梧在睡梦中,手指不经意地触碰到了那个木匣,坚硬的木头质感,棱角却有些平滑,像是被人反复抚摸后失去了曾有的锐利。

    他在朦胧梦境里好像回到了小学时,自己跟在江沉背后,不断叫着江沉哥哥。

    江沉回过头,攥住他的手,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江沉哥哥。”小千梧低着头看地面,“哥哥,我好喜欢你啊,我们长大后能像邻居那样结婚办喜事吗?”

    江沉似乎吓了一跳,猛地撒开手,瞪眼看着他,“你说什么呢,你是我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不喜欢我吗。”千梧哀伤地看着他,在他目光里,江沉的面容逐渐模糊,再清晰起来时,长得和他几乎一模一样,仿佛在照镜子。

    “我只喜欢哥哥。”千梧叹口气蹲在地上托着脸蛋,“我们不告诉爸爸妈妈,偷偷地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江沉皱眉向后退了一步,语气冷冰冰道:“好好去上学吧,我看你是淘的没边了。”

    千梧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。”江沉凶极了,“再可是,餐后蛋糕都给你没收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千梧垂头丧气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给你上学玩。”江沉一边说着一边把一个盒子丢过来,警告道:“好好上学,不要学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你再这样,我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扭头就走,千梧幽幽叹口气,捡起地上的盒子,拉开木盖,里面安静躺着一支画笔。

    笔尾刻着江沉稚嫩的小字:千梧专用。

    “这还说不喜欢我啊。”千梧头大地扶住脑门,“哥哥好呆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千梧。”

    “千梧,醒醒。”

    一只手温柔地拍着他的肩膀,片刻后,千梧渐渐从陌生的梦境中苏醒。

    趴着睡了一宿,后背僵硬地痛,他坐起来扭头对上江沉:“嗯?”

    “陈家果然出事了。”江沉语气有些沉重,把新的手抄报放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昨天镇上死了二十六个,不包括客栈里死去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在浩浩荡荡的死者名单中,出现了“与家人不睦分居刚刚为了祭奠小孙子回家的陈家老头”。

    推测死亡池筛选条件是,昨天参加了丧事。

    千梧看到最

    后一行小字。

    “抄报员零幺八由于参加了陈马的葬礼而不幸死亡,今日零幺九为大家抄报。”

    彭彭睡一宿觉后脸色稍微恢复了点,他正喝着屈樱为大家煮的红豆粥,说道:“所以原来陈家一共五口人,只是昨天老头还没来得及回去,我们没打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五口人,说明有一个不是关键NPC,但我们也不知道谁不是。”小白满面忧愁,“按最坏的情况来打算,已经死掉的两个都是关键NPC,再歇一个,我们真就离暴毙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还是去守护陈家吧。”妙妙看了江沉一眼,似乎怕他反对,又立刻说道:“我知道千梧说的对,什么还原事情本来的面目,但现在没有线索不是么,我们先拖一拖总没错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去守着。”千梧点头,“今天炼狱子或许还会出现,我们去蹲他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去路上又是一片烈日,这回出门前江沉带了好几袋水,还托屈樱煮了些绿豆汤备着。

    “你想到什么了?”他问千梧。

    千梧说,“我做了一个有点奇怪的梦。小学的时候,我对你表白被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江沉脸上出现了迷惑的表情。

    许久后,他难以置信道:“你对我……那么早吗?”

    “做梦。我说的是做梦,和我们两个的真实情况完全不搭边。”千梧瞟他一眼
请记住收藏网址: www.19826.net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推荐新书

无限神经[无限]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19826文学只为原作者小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霄并收藏无限神经[无限]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