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获取VIP权限,可无限下载TXT,屏蔽全站广告

    追逃游戏一场,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    恶魔扮成的男人崩溃愤怒地原地逡巡,忽然狭眼一眯,把贪婪的目光放在了江沉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不要有这种想法。”千梧说着随手摘下禁食木牌按在江沉胸口,“看,他也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店老板危险地朝千梧望过来,千梧又收回手臂,弯眉对他露出温柔的笑容,“这游戏我们能玩到天亮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从哪里得到这种东西?这上面有别西卜大人的气味。”对方问道。

    千梧说,“我有一个朋友叫壮壮,他租房给别西卜住了很久,久到他们两个逐渐长成了一个人。这是壮壮在征求别西卜同意后送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对方闻言面露迷惑,但转瞬又恶狠狠道:“禁食牌是给你的,护不了他!”

    “别西卜说这玩意护我全家。”千梧笑吟吟地抛着那块小木牌,胳膊一抬压在江沉肩膀上,笑道:“这可是我相公呐,是别西卜的房东的救命恩人的相公。”

    魔鬼的头脑不足以想明白这么复杂的关系链,对方沉默了许久。

    江沉低眉瞟着压在他肩膀上的某人,低声道:“三年不见,在外边学的这么浪。”

    千梧对着那恶魔笑得更灿烂,狠狠一脚跺在江沉脚上,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对峙了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,恶魔沉着脸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一个字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仿佛遭遇了入炼狱以来最大的挫折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半夜经历了一场不情不愿的长跑,客栈再次映入眼帘时,千梧已经累得头昏脑涨。

    “几点了。”他问。

    江沉说,“刚才听到过丑时更声,起码要两点之后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我要睡到中午。”千梧脸色更不痛快,“无论死了几个,都等我醒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江沉闻言只是笑笑没说话,千梧挑眉,“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忘记自己失眠了。”江沉说着转过身,伸手在他头上摸了摸,“前两天我重提过一次,你现在又忘了。这说明你真的快好了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漆黑的夜色遮掩了说不清的微妙,千梧竟没觉出这个动作背后的亲昵。

    他盯着江沉许久,一片漆黑中对方的轮廓有些模糊,但那双眼眸还很真切,带

    着笑回望他。

    千梧忽然问道:“你说,如果回到现实世界,我还会继续生病吗?”

    江沉无声勾了勾嘴角,“那如果回到现实世界,我们还能继续同行吗?”

    千梧愣了好一会。

    “我在问你问题。”他低声说。

    江沉说,“我也在问你问题。”

    千梧转身往回走,江沉忽然在他背后说道:“我已经站稳了。”

    千梧脚下一顿。

    “千梧,我已经站稳了,扎根了,我没有变成像你担心那样的虚伪傀儡。我可以对全世界公开我的爱人,也可以低调和他相守,他可以是任何人,做任何职业,说任何话。我不会自大地用我的权势为他开路,也永远不必再为江家的得失而让他受损。”

    千梧背对着他,许久后才轻声平静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段个人陈述,弥补三年不见你对我缺失的了解。”江沉嗓音低沉,带着熟悉的磁性,“我并非想要迫使你回头,只是想陈述一件事实,如果你痛恨的只是那段岁月,那段岁月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江沉,还是那个江沉。

    哪怕是这样一番话,也会说得有条有理,仿佛在梳理法庭上逻辑严密的辩词。

    许久,千梧才听见自己说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沉立刻回答,走过他身边到前头去,平静道:“回去睡觉吧。”
请记住收藏网址: www.19826.net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推荐新书

无限神经[无限]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19826文学只为原作者小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霄并收藏无限神经[无限]最新章节